老促会是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的简称。中国革命老区是对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建立和发展起来的革命根据地的简称。全国有1599个革命老区县,分布在28个省。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顾委撤销后,邓小平、陈云、习仲勋等同志倡导,一大批党政军离退休老同志联系社会各界成立了这一全国范围的公益性社会组织。山东有16个老区市109个老区县,山东省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2009年成立。 烟台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成立于2019年10月17日,承担着“弘扬老区精神、推动老区建设、传播社会正能量”的光荣使命。烟台既是首批沿海开放城市,也是著名的革命老区,红色文化资源丰富、底蕴深厚。未来,烟台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将广泛联系和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促进老区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发展。目前,各县市区老促会已在积极筹建中,龙口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已于2019年12月26日成立,莱阳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已于2020年7月29日成立,蓬莱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已于2021年11月25日成立。
首页 > 老区建设老区建设
“土花生”变形记
2021-09-16 09:38:31来源:作者:

通海村,位于牟平区水道镇最南端,与乳山市接壤,共有184户、468人,村“两委”成员6人,党员26名。由于地理位置偏僻,受镇域辐射较小,以前的通海村产业发展滞后,村集体没有一点收入,是省定扶贫工作重点村。2018年11月,村党支部领办烟台市协力农产品专业合作社,发展花生规模种植,实现了农业产业和集体经济从零到有、从有到优的跨越式发展。目前,全村入社村民131户,入社比例达70%。

9月份,走进通海村,满眼都是花生丰收景象。收割机轰隆而过,一串串白花花的花生“破土而出”,被统一运往不远处的烟台枫林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被加工成各种“高大上”的花生制品,远渡重洋摆上日本货架。在党支部领办合作社之前,通海村村民从未想过小花生也能做成大产业,“白胖子”也能变成“金豆子”。

小花生孕育发展大梦想

雨过天晴,在通海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花生种植基地里,葱绿的花生叶片泛着盎然的生机。“你看,这花生长势多好!”村民曲桂林褶皱的脸上洋溢着爽朗的笑容。

牟平区水道镇气候温和,土壤松疏,雨量适中,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非常适宜花生的生长,这里长出的“胶东大花生”一度和“烟台苹果”一样远近闻名。但近些年,由于维持着一家一户分散种植模式,导致花生品种杂乱,品质下降,销量下跌。老百姓因为不挣钱,花生种植亩数锐减,“胶东大花生”的品牌也越来越黯淡。

“这些年,农村老龄化问题加剧,村里60岁左右的老人本来都应该颐养天年了,现在反而成了村里的‘青壮力’,就更别说村集体收入了,不欠钱都算过得好。”通海村党支部书记曲凡甲回忆起以前的状况,仍历历在目。“人手少还要致富,单打独斗肯定不行,必须突破传统的发展方式,走集约化机械化的高效发展路子。”久于贫困,通海村在推进乡村振兴进程中,开始想招数、谋发展。2016年6月,曲凡甲牵头成立了烟台市协力农产品专业合作社,并担任合作社法人兼理事长,但由于没有多少村民响应,合作社成立后,只有一块“空牌子”。

2018年,水道镇党委积极响应上级号召,把党支部领办合作社纳入全镇的重点工作推进,并结合实际提出了“党支部领办合作社+企业”的模式,“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模式,一举解决我们镇的村庄和企业发展的两大难题。”水道镇党委负责人说道。

这里的“企业”指的就是水道镇的驻地企业之一烟台枫林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花生产品年生产能力达1.5万吨,销往日本、韩国、欧洲等国际市场,是花生行业的国际知名企业。可随着“胶东大花生”的日渐式微,本地的优质花生减少,枫林食品只能到外地收购次一等的花生。但要想达到日本客商要求,就得严格筛除不达标的花生粒,损耗量非常大,经营成本也大幅上升。这些年来,枫林食品一直想在本地打造“胶东大花生”种植区。

企业有生产需求,需要优质花生;通海村土地适宜,想要发展规模种植,枫林食品和通海村经水道镇党委“牵线”,一拍即合,达成合作。“枫林食品出于企业自身发展和扶村助农的双重考虑,以每斤不低于3元的保底价格收购花生。”曲凡甲说道。

合作敲定了,曲凡甲马上回村连夜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商议合作社转型和动员村民入社等事情,“有政府帮忙还有大企业收购,这合作社肯定靠谱。”第二天,通海村便召开了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成立暨入股大会,村民们在村党支部办公室门前排起了长龙,大家你一股、他两股,纷纷加入合作社。最终,村集体以灌溉设施和办公场所入社、占股30%,村民以107亩土地入社、占股70%,共有131户村民入社,占村总户数的70%。同时,经过社员大会表决通过,为5户贫困户分别赠送了一股扶贫股,让贫困户也能享受到党支部领办合作社的发展成果。

多方借力汇起创收一条龙

“这片地种植的花生品种叫花育955,是我们水道镇党委联系山东省花生研究所为我们提供的,这是日本承认度最高的第三代花生品种,专供我们合作社种植。”站在通海村广袤的农田面前,曲凡甲指着一眼望不到边的花生自豪地说,“合作社能发展的这么红火,离不开水道镇党委、枫林食品、山东省花生研究所和山东省农科院等方面的大力支持。”为加强对党支部领办合作社的指导,牟平区实施了“党旗接力红”工程,提出了镇街“两委”成员一对一包帮示范村,全力提供政策支持、资金支持、技术支持的“一包帮三支持”政策,解决合作社起步难、发展难的问题。通海村作为第一批示范村,很快就享受到了扶持政策。

发展规模化农业,最大“门槛”是高额的成本投入。合作社从水道镇党委申请到扶持资金,购买了花生播种覆膜机、花生收获机等农用机械,还从区农业部门得到了无人机喷药技术的指导,从播种、覆膜、喷药到收获全部实现机械化操作。水道镇党委又协调枫林食品,给予通海村等6个合作村庄每村5000元的启动资金,用作前期的杂项支出。

花生存在强性连作障碍,连续耕种会大量减产,以往老百姓都是通过农作物倒茬的方式解决,但提供给枫林食品的花生不能间断、不能减量,这可咋办?

为了解决这一关键技术问题,水道镇党委又联系到了山东省农科院,农科院科为合作社引荐了祝利霞博士,双方沟通研究之后,提出用油菜作为错时轮耕作物。油菜可以有效杀灭花生残留根瘤菌,在9月份花生收获后种下,到明年的3、4月份收割完油菜后,就可以继续种植花生了,彻底解决了花生不能连续耕种的问题。同时,合作社还积极联系驻地企业益生奶牛公司,把油菜茎秆卖给企业作为牛饲料,为合作社创造二次收益。“合作社真让咱开了眼,以前咱连想都不敢想,花生地里种油菜就不用再倒茬了。”种了一辈子花生的村民们啧啧称奇。

从山东省花生研究所引入高品质的花生品种,从山东省农科院学到油菜轮耕的技术,向益生奶牛公司销售副产品,向枫林食品销售花生进行深加工……通过争取多方“协力”帮助,通海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已然形成了靠花生创收致富的“一条龙”产业链。2019年,合作社收益12万元,集体收入3.6万元,社员分红8.4万元。

合作社提振百姓精气神

如今的通海村,一举摘掉了“穷乡僻壤”的帽子。蓝天白云下,一条条水泥路宽阔平整,一幢幢红瓦民居鳞次栉比,一则朗朗上口的村规民约在坊间流传,“以往聚堆打麻将的不见了,三四辆拖拉机在地里认真细作、来回深耕;东家长李家短唠闲嗑的不见了,妇女们将收获的花生一捆捆装上车,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聚堆打游戏的孩子们也不见了,村里隔几天就有几位博士来,孩子们有着大把想要问的问题,守在博士的身边,认真听梦想都是奋斗得来的动人故事……”

村民曲桂林站在宽敞整洁的村文化广场上兴奋的到处指划着,“这里以前是好几家的菜园,这里以前是村民堆杂草的地方……”

通海村发展党支部领办合作社之后,改变的不仅仅是村容村貌,更是提振了全村的“精气神”。“以前村里穷,村民都没有见过大场面,精气神和自信心不够,总感觉矮人半截。”曲凡甲说道,“如今大变样了,村里隔三差五有专家来搞研究,光‘高端科研牌子’就挂了好几块,大家都美在心里,笑在脸上”2019年5月,国家花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在水道镇建立了牟平区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基地就落户在通海村;8月10日,山东省农科院枫林花生博士科研工作站正式挂牌……

通海村还打造了“乡村振兴党建馆”,专门记录村庄通过党支部领办合作社一步一步崛起的道路,吸引了大批专家学者和考察团前来参观,“通海模式”被传播了出去,为党支部领办合作社的推广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从村集体零收入到花生产业蓬勃发展,从贫困村到合作社示范村,通海村通过支部领办、多方协作、科技助推的方式,因势利导,大力发展优势产业,以实践印证了党支部领办合作社这条路子是正确的、可行的。

通海村地处山区,远离大海,据县志记载,村庄毗邻一条通向大海的官道,因此得名。而今的通海村正如这寓意一般,“小穷村”通过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摸索出了一条通向远方的康庄大道,并踏出了最为艰难可贵的第一步。已然看见远方大海的通海村民,将用他们的勤劳和苦干,走向更灿烂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