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促会是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的简称。中国革命老区是对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建立和发展起来的革命根据地的简称。全国有1599个革命老区县,分布在28个省。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顾委撤销后,邓小平、陈云、习仲勋等同志倡导,一大批党政军离退休老同志联系社会各界成立了这一全国范围的公益性社会组织。山东有16个老区市109个老区县,山东省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2009年成立。 烟台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成立于2019年10月17日,承担着“弘扬老区精神、推动老区建设、传播社会正能量”的光荣使命。烟台既是首批沿海开放城市,也是著名的革命老区,红色文化资源丰富、底蕴深厚。未来,烟台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将广泛联系和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促进老区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发展。目前,各县市区老促会已在积极筹建中,龙口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已于2019年12月26日成立,莱阳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已于2020年7月29日成立,蓬莱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已于2021年11月25日成立。
首页 > 巾帼建功巾帼建功
致敬!93岁烟台女战士,曾两次为国而战
2020-11-09 10:42:21来源:作者:

致敬!93岁烟台女战士,曾两次为国而战

93岁高龄的邵玉英老人,是一位建国前就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女战士,两度从军,参加过淮海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却没摸过枪炮。部队药房就是她的战场,她坚守着那方阵地,精修药理病学,染疾不下火线,在药剂师的岗位上建功立业,为支援前线医护保障做出巨大贡献。

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七十周年之际,老人颤巍着双手接过闪闪发光的纪念章。让我们走近这位耄耋老人,感受一位老党员、老战士的家国情怀和高尚人格。

 

两度从军,二上战场

 

19291月,在即将迎来1930年春节的腊月,邵玉英出生在山东省海阳市方圆街道邵家村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邵玉英记忆里的童年时光,日本鬼子扫荡、国民党部队袭扰是家常便饭,下地窖、钻山洞成为村里人惯用的避险措施。1940年,12岁的她秘密加入了附近北城子村的妇救会。后来她还参与到本村妇救会、儿童团的组建和领导工作,站岗放哨,查路条,捉汉奸,自驾牛车把一名新四军伤员送到18里外的医院。解放当年,邵玉英迎来了村里的第一任老师。我每次都考第一,六年高小,老师动员我跳了两次级。老人对自己当年的表现深以为豪。

1947年邵玉英高小毕业,瞒着家人成为卫生队护士班的一名战士。然而没过多长时间部队大转移,干部做工作让包括她在内的许多医护、后勤人员回家待命,这一等就是大半年没有消息。

 

194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邵玉英从父亲带回的《群力报》报缝中看到一则《华东军区白求恩医学院招生启事》,她立即报名并通过考核,二次参军。她学习的专业是药科,就是开发、研制、调配药品,她勤学苦练,积极向上,入学半年就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她先后参加过淮海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出色地完成了每一次战斗任务。

药房就是我的阵地。邵玉英说,虽然不能端着枪炮直面敌人,但药品调配、供应工作同样重要。194811月,淮海战役爆发,邵玉英所在部队整建制开往前线。两个多月的战争,解放军以13.4万人的伤亡换来了国民党军55.5万被消灭、改编的辉煌战绩。1950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战场,她也第一批次随部队整建制出国,被安排在设立于鸭绿江边的总部医院工作。说是医院,其实只是没有取暖设施的农村普通平房,条件异常艰苦。药品接收搬运、调配加工、分包装箱等工作,都由她带着有限的人手来做。

  

      “有些工作本应由男劳力来完成,比如担水、搬药箱等,一担水上百斤重,往返四五百米;药箱都是那种没有把手的木质方箱,重的药剂一箱上百斤,两人抬都很困难,前方猛催,急眼了我就自己一个人搬,有一次站在多层木箱顶层触碰到裸露的电线,打得头发焦糊。老人回忆道

 

她在朝鲜战斗了六年,遭了不少罪,在寒冷的冬天,打来的洗脸水搁在盆里很快就结冰了,只能就着冰茬简单拾掇拾掇......由于长期加班加点超负荷工作,她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胃病,满脸的冻疮流水流脓,但她没有喊苦叫累,荣记个人三等功。

 

她至今还珍藏着那本1952年国内代表团前去慰问赠送的纪念册。深蓝的封皮上烫金的汉字,展翅欲飞的鸽子招唤着和平,册内插图依序为毛泽东、朱德、金日成以及中朝军民战争和生活场景的图片。因为一直在药房加班抢工,那次慰问我没捞着观看节目,阵地离不开我,药房就是我的战场。

 

军旅伉俪,携手一生

 

抗美援朝战争于19537月结束,此后参战人员陆续回国。19551月邵玉英随部撤回国内,即转业到辽宁省锦州市妇婴医院工作。科长向邵玉英介绍了自己的老乡、同样是军人的高俊。


高俊14岁入伍,在坦克团医疗队服役,参加过解放海南岛、辽沈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立过很多战功,是真正经历过南征北战的军官。经过半年的交往,25岁的邵玉英闪婚嫁给了29岁的高俊。这在当年,男女都绝对是大龄青年。也没有什么仪式,高俊队部来了辆军车,把我接到他的部队上去,然后领导给讲了几句话,排级以上干部在一起喝了顿酒,就这么简单。这就是老人对当年结婚的全部记忆。

19561月,高俊转业到山东蓬莱县人民医院,邵玉英抱着仅有两个月大的长子随同丈夫一同迁往蓬莱,也被安置在人民医院工作。到蓬莱后,夫妻先后又生育一子二女。两个儿子、两个闺女,孩子们都很出息,老人捧出家庭相册,挨个儿介绍她的家人,欣慰和自豪挂在嘴角和眉梢。

高俊健在的时候,邵玉英喜欢门球、台球和篮球等球类运动,更喜欢摄影、看电视。外孙女给她买的平板电脑里,存满了美丽的风景和家人的笑脸,还有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的视频。老人离休30多年来,最爱看的是央视新闻联播,凡是直播的国家重大活动,她是场场不落,国家出台政策法规,她总要跟我们评论一番。前段时间电视里总是播放抗美援朝的一些故事片、纪录片,可把老人忙坏了,白天看晚上看的。女儿高卓然半嗔怪半怜惜地说。

 

共产党员要讲奉献

 

在采访老人的两个小时里,邵玉英反复说了几次:我是共产党员,就是要立场坚定,守纪律、肯吃亏、讲奉献;我是当过兵的人,说话办事就得咔嚓利落、板上钉钉。

在媒体报道志愿军将士冻亡的消息前,她对此只字不提,说是部队有纪律,不能泄露机密。电视一播出,老人很激动,一再慨叹,战争太残酷了,生活在和平的生活环境是多么幸福啊。高卓然说。

 

其实,邵玉英夫妇转业后很多年居无定所,直到1985年临近离休才住进了组织安置的公房。1956年至1985年这30年间,他们搬过18次家。每次组织要安置房,俺家老高都说,他是医院副院长,还是共产党员,租房住也一样,住房还是让给更需要的年轻同志吧。邵玉英老人平淡地说。在夫妇俩居住过的地方,近邻们知道老高是军医、老邵懂药理,有个头疼脑热、生疹子起疮啥的,人家找上门,两口子总是帮着诊疗,不收一分钱,有时甚至还赔上药钱。

父母都是从不沾公家一点便宜的人。高卓然回忆,小时候我去医院玩,卖药窗口的阿姨递出来装药丸的小盒子,父母非得让还回去,看我实在喜欢,就执意付五分钱买下。

 

英雄为我们带来和平,我们还英雄以荣光。就在重阳节前,蓬莱区委、区政府、卫生健康局和紫荆山街道、南天门社区的领导来到她家,送去了抗美援朝纪念章和大捧鲜花,大家还一起唱起《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