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促会是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的简称。中国革命老区是对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建立和发展起来的革命根据地的简称。全国有1599个革命老区县,分布在28个省。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顾委撤销后,邓小平、陈云、习仲勋等同志倡导,一大批党政军离退休老同志联系社会各界成立了这一全国范围的公益性社会组织。山东有16个老区市109个老区县,山东省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2009年成立。 烟台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成立于2019年10月17日,承担着“弘扬老区精神、推动老区建设、传播社会正能量”的光荣使命。烟台既是首批沿海开放城市,也是著名的革命老区,红色文化资源丰富、底蕴深厚。未来,烟台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将广泛联系和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促进老区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发展。目前,各县市区老促会已在积极筹建中,龙口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已于12月26日成立,莱阳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已于2020年7月29日成立。。
首页 > 老区建设老区建设
为集体发展注入内生动力
2020-08-13 09:04:57来源:作者:

莱州市金仓街道仓南村

昨天,记者在莱州市仓南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的海参养殖基地采访时,村党支部书记安子平正带着几名社员查看海参的生长情况。

为了破解夏季高温会导致海参大量死亡这一问题,仓南村经过反复的研究交流、商讨对策,由合作社统一新打16眼机井,利用井水给养殖池降温,保证海参能够正常生长。

富裕村的“隐形”烦恼

“仓南村靠着在海上养海参,村集体和村民都有钱,干啥都不愁。”说起仓南村,周边村的老百姓言辞间都是羡慕。

但富裕的仓南村,也有自己隐形的烦恼。这些年,村集体一直都是靠着出租海参养殖池增加收入,但和村民之间缺少紧密的利益联结,很多村民对集体发展不关心、不热心,村集体发展缺乏内生动力,陷入瓶颈。同时,依靠海上滩涂养殖,可以旱涝保收,村民干事的劲头也不比当初。这个烦恼,很多村民还感觉不到,但仓南村党支部书记安子平却一直在暗暗发愁。

2018年,烟台市委组织部选取100个示范村推行党支部领办合作社。2019年,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已经在全市呈现星火燎原之势,越来越多村庄开始探索尝试。相比以往发展集体经济的做法,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村集体与村民联结成了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经济利益共同体,是一条既强村又富民的共赢之路。

对此,安子平也有不少耳闻。他决定,仓南村党支部也要借这股东风领办合作社,不是为了脱穷,而是为了突破发展瓶颈。然而,村民却不理解,各种质疑声音也不断传了出来。

面对质疑,安子平决定先把村“两委”成员召集起来,统一思想,“我考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这件事,对咱村来说是个发展机遇,虽然靠着出租海参养殖池,村集体有稳定的收入,但没有让村民瞪起眼来跟着集体干的产业项目,村集体和村民都是各干各的,这个局面不打破,咱村早晚得走下坡路。”讲明了初衷,安子平又讲合作社的好处。“咱发动村民加入合作社,带着村民发展海参养殖,挣的钱给大家分红,大家肯定会对咱村集体更加关心、更加支持,咱仓南的发展后劲也会更足。”经过一番商议和探讨,安子平等人统一了思想,并决定由村集体先给村民每人入一股,带动村民自愿入股,让每一位村民都能享受到村集体发展带来的红利。

2019年,仓南村党支部领办的幸福仓南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合作社将每500元作为1股,村集体将养殖池拓展到152亩入股,折价136.8万元,占股50.9%;村民自愿入股46万元,村集体拿出86万元给全村村民每人入一股,共计132万元,占股49.1%。

发展路上连闯“三关”

幸福仓南合作社成立后,海参养殖场不再对外出租,转为由合作社经营,但很多问题也接踵而来。

首先,要解决养殖管理的问题。这些年,仓南村虽然始终把海参养殖作为主要营生,但也一直存在风险。海参怕高温,温度过高,海参就会大量死亡。安子平决心破解这个问题。经过反复的研究交流、商讨对策,合作社新打了16眼机井,如果遇到高温,利用井水给养殖池降温,保证海参能够正常生长。

接下来,合作社又解决了养殖管理人员的问题。在养殖管理人员的任用方面,合作社实行“能人经济”,聘用作风端正的好人、养殖技术的能人、经营管理的明白人,担任海参养殖管理人员。合作社还集体制定了《幸福仓南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生产管理制度》,管理人员按照管理制度进行科学养殖,每天按时放水进水,按时喂养,并记录生产日记,每次交接班,都要对接每日工作进展,确保不出现纰漏。同时,为了确保安全生产,合作社又安装了23个监控探头,做到养殖范围全覆盖。

最后,还要解决市场销售问题。合作社刚成立,市场认可度还不高,为此合作社注册了“幸福仓南”商标,致力打造“幸福仓南”优质海参品牌。

一段时间后,合作社的海参养殖逐渐走上正轨,仓南村也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仓南人那股热情劲和干劲又回来了。

幸福开始降临

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之后,合作社的第一批海参迎来了大丰收。得益于出色的管理、科学的方法、群众的出力,合作社的海参产量从最初预估的1.5万斤跃升至2万斤,总收益更是接近150万元。

根据合作社章程,总收益的20%提取为公积金,剩余80%按入股比例进行分红。扣除公积金后,村民分红52.82万元,村集体分红54.72万元,收益高达40%。在分红大会上,看着分到手里的现金,很多村民对合作社竖起了大拇指,“一开始还担心合作社是走‘大锅饭’的老路子,现在看来合作社确实是个值得走的新路子啊!”

看到合作社收益这么好,有不少村民提出应该扩大规模,增加收益。在股东大会上,合作社理事长安子平在和社员们认真探讨下一步的发展。

经过分析,他们认识到“幸福仓南”的品牌效应还不够,主要靠‘回头客’,卖的也都是鲜海参,收益低不说,一旦鲜海参滞销,那时一点办法都没有。对此,大家纷纷出言献计。最终,合作社决定向海参产品深加工“进军”:一方面,引进海参加工生产线,生产加工即食海参、冻干海参、淡干海参、海参礼盒等产品,既可以提高附加值,还能摆脱销售淡季,解决鲜海参因出售不及时带来的亏损问题;另一方面,聘请专业的电商运营团队,搭建互联网销售平台,立足线上线下两条销售途径,拓宽销售渠道,扩大“幸福仓南”海参品牌影响力,进而实现更大收益。

如今,仓南村强村富民全面起势,每一个村民都品味着幸福的甜蜜。